加载中...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六) ——煤炭的有机生成与无机生成之争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5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中国煤炭博物馆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级煤炭行业博物馆,常年接待中外观众10多万人,经常性举办煤炭学术交流活动。2011年,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到中国煤炭博物馆学习考察,参观中,他问了一个问题:“煤炭究竟是有机生成,还是无机生成?”工作人员说:“按照传统教科书的说法,在大多数地质学家看来,煤炭是古植物遗体经过生物化学作用和物理化学作用转变成的沉积有机矿产,是多种高分子化合物和矿物质组成的混合物。煤是亿万年前大量植物埋在地下慢慢形成的。所以,煤炭是有机生成。”2013年,在中国煤炭博物馆举办的“全国煤炭博物馆展览馆纪念馆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中国矿业大学薛毅教授在交流发言中提问:“煤炭究竟是有机生成,还是无机生成?”他说:“根据有关学者的研究,认为煤炭的无机生成具有一定的可能……”不久前,《石油勘探与开发》杂志副主编王大锐博士围绕石油的形成进行了研究,对石油有机说提出质疑,提出:“一些地区为什么找到了大约15亿年前形成的石油?而按照传统的石油地质与生物学理论,当时的生物量似乎并不足以形成石油。为什么在不含生物的地层中也能找到石油?比如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阿塔巴斯河区和美国堪萨斯的克拉富特—普鲁斯油田,都处在没有富含生物的沉积岩层。”石油形成的无机假说再次刺激了对煤炭无机生成的讨论。煤炭的有机生成和无机生成再次成为热议的话题。煤炭究竟是谁?煤炭究竟是从哪里来?

  煤炭无机生成的研究者认为煤炭有机生成存在五大疑点:

  一是“煤层中有大量植物遗体是有机成煤论似是而非的证据,而且是此学说的一大疑点”。认为“沉积岩中保存有完好程度不同的植物化石、树干、树皮、树叶以及植物的细胞组织、孢子、花粉、树脂、藻类和浮游生物等等物质是正常的情况。这种情况并非煤岩所独有”,“故煤层中有大量植物遗体不能成为有机成煤论的确切证据。”“这个疑点就是,煤层里的大量植物遗体为什么没有变成煤?”

  二是“有机成煤理论无法解释超厚煤层的成因”。认为:从泥炭到褐煤至煤的压缩比为6∶3∶1,而世界上单层煤厚最大的是加拿大的哈溪煤田二号露天矿区,煤厚达510米,我国吐哈盆地沙尔湖坳陷西山窑组总煤厚301米,单层煤厚217.4米,世界上煤层总厚度最大的是澳大利亚的吉普斯兰盆地煤田,总厚达到700多米。几亿年前高等植物的遗体制造得出这么厚的泥炭吗?

  三是“煤的显微研究没有提供有机成煤理论的有效证据”。煤显微组分的研究并未涉及生成煤的原始物质究竟是在生煤以前就已在该空间里存在的植物遗体还是无机合成的碳氢氧化合物这个最基本问题。所以,煤的显微研究不可能提供生煤的原始物质究竟是什么的判断,即煤的显微研究没有提供任何有机成煤论的有效证据。

  四是“碳同位素成分问题目前尚不能作为有机成煤论的证据”。认为:既然“成煤植物中的碳与煤中的碳元素的同位素成分几乎相同,而与无机物中碳的同位素成分有明显的差别”,那么,煤和油气一样,都是各种碳氢化合物的混合体。为什么煤中的碳同位素成分没有变化?

  五是聚煤面积占成煤植物生长面积的比例太小。地球上成煤植物生长的面积很大但聚煤面积相对太小。或者说,绝大部分土地上的大量植物遗体都没有变成煤。为什么面积比聚煤面积大一二十倍或更大的绝大部分土地上繁茂生长的成煤植物遗体没有生煤?根据这个事实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只能是:大量的植物遗体并不是生煤的决定性因素或者煤根本就不是由植物遗体生成的。


(作者:meibo 编辑:meibo)

我有话说

新文章

荐文章